逆轉!苦苓出面曝「根本沒得肝癌」妻子一聽超傻眼 吳淡如揭真實病況:「確實是很困擾」

知名作家兼主持人苦苓,日前在臉書發文,提到身體出現耳鳴跟嘴巴一直有很鹹的味道,但是看醫生卻查不出病因,等到最後終於查出,卻發現肝臟出了問題,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,很多人都擔心,認為他得了肝癌,紛紛留言關心,也希望他可以跟腫瘤和平共處,苦苓也坦言,目前還沒找到適應的方式,誰知道最新狀況曝光,竟然根本沒有得癌症。

圖片來源:《中時新聞網》

Advertisements



據《ETtoday》報導,苦苓日前在臉書透露,看醫生被診斷出有腫瘤,目前正在找適應這個狀況的方法,讓很多人都湧入關心,他的作家好友兼「徒弟」吳淡如,也傳訊息問問,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沒想到苦苓的妻子聽到傻眼,直呼其實老公沒有罹癌:「就是一個很大的肝腫瘤,而且是水瘤,因為他本來就是B肝,已經手術成功了。」也表示現在苦苓剩下嘴巴的鹹味和耳鳴的症狀還有,正在持續觀察中。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《中時新聞網》、《Yahoo奇摩新聞》



吳淡如透露,苦苓這次「被賜癌」讓她想到,先前罹患姙娠敗血症,讓很多人都好緊張,甚至有網友、好友希望,闖到病房就只為了見她最後一面,不過後來才發現是虛驚一場,讓她實在是好氣又好笑,直言:「所以我知道曾經當成過,公眾人物的人,生病的心情,大家不要太急著去看他呀...也要尊重他現在正在採取的治療。」

Advertisements

圖片來源:《自由時報》、《好房網NEWS》



至於苦苓現在病況如何?吳淡如也透露,其實已經在恢復中,也沒有得癌症,現在正在家裡努力寫稿,準備推出下一個作品,也讓很多粉絲安心不少,紛紛留言:「真的是聞腫瘤色變,還好大哥沒事!」、「天啊!還好只是虛驚一場,不過沒事就好啦!」、「看苦苓說腫瘤還以為是癌症,他還說要和平共處,結果其實已經治療好了,真的是傻眼耶!」

圖片來源:吳淡如臉書



還好康復了,不過也要多注意身體健康啦!



資料來源:《ETtoday》

沒辦法堅強!苦苓痛訴「腫瘤像一群土匪」把身體掏空 很難撐住「誰想當抗癌鬥士」:沒料到變這樣

知名的作家兼主持人,66歲的苦苓在2022的第一天,發文透露自己罹患肝癌,無奈地寫下:「我帶著肝臟中的14.5公分腫瘤,和超過400萬個B乾病毒,努力地活下去。」消息傳出後,讓很多粉絲相當不捨,更留言替他加油打氣,也被不少網友說是「抗癌鬥士」,不過今天(3日)他再度發文「其實沒人想當勇士」,再度引起討論。

圖/翻攝自 中時新聞網、Yahoo奇摩新聞


根據《ETtoday》報導,苦苓2012年就曾意外發現腎臟長腫瘤,但是健康狀況一直維持相當好,他自認經常山下海、出國遊玩,還能經常來回台北高雄上節目,而母親86歲身體也相當健康,認為有基因為基礎,自己也沒有力不從心的感覺,身體也沒有三高或心血管疾病,應該也能長命百歲,沒想到事實卻給了他重創!

圖/翻攝自 苦苓 臉書、聯合報


苦苓在臉書分享去年元旦的心情,貼出一張超音波圖表示:「新年的第一天,我帶著肝臟中的14.5公分腫瘤,和超過400萬個B肝病毒,努力的活下去!」一直自認健康的他,在不知不覺中體力變差,經常感到精神不濟,身體也常出現莫名的痠痛,當時65歲的他心想,應該是所謂的男性更年期吧,畢竟自己也是真正的老人了,然而情況卻不如自己想的那樣簡單,不只累他還出現其他的症狀,即使少接通告休息也緩和不了。

圖/翻攝自 鏡週刊


最讓他措手不及的事,這兩件事最後甚至演變成腫瘤與病毒!苦苓對此幽默表示:「別忘了我現在是病人,體力不濟,精神有限,一天不能寫太多,我如果能夠活到明天的話,保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,就讓我們大家保重吧!」今天他則再度寫著,很多人都會說「抗癌鬥士」,但是讓他不解的是:「那到底是得了癌症沒有死的算是勇士,還是得了癌症死掉的算是勇士?」直呼腫瘤是一群土匪:「你可以拿大炮轟他(例如化療、放療),就像屋裡有一隻老鼠一樣,轟炸之後或許老鼠會死,但是房子也只剩下殘垣斷瓦;更慘的是房子垮了,老鼠卻又從別的地方跑出來,讓人徒呼負負。」另外有人建議他,乾脆跟癌症和平共處,苦苓卻不以為然,直言「這些土匪占據的是你的家園」,時間到了照樣「一翻兩瞪眼」,表示自己找到相處之道,會再跟大家報告,似乎還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:「其實沒有人想當勇士,尤其勇士跟烈士根本是一線之隔, 非死即傷——就不許我與世無爭、安養天年嗎?」

圖/翻攝自 苦苓臉書


一番內心話分享引起網友熱議,大家也紛紛留言鼓勵:「保重! 祝新年快樂!一定有一段時間很疲倦?」、「生命長度雖然很重要,但我從您身上一直看見生命的廣度和深度,也能體會您的進取精神。」、「一定要好好相處,虎哩平安!」、「我的耳朵也會唱歌,但~這鹹味也太詭異了!!」、「每天有深沉的睡眠很重要!」

大家都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行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苦苓臉書全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《去年的曰記》
#2021/1/3天氣仍然晴
新年的第三天,客人也都走了,開始打掃家裡。
我依照太太Jessy 的指示,將拖把包上黃色毛巾,開始拖家裡的地板。原本看來很乾淨、甚至可以說是一塵不染的地板,用力拖了之後居然發現毛巾很髒,那也就說明地板很髒。
原來是要做了清潔之後,才會發現骯髒;就像做了檢查之後,才會發現不健康(我有必要這樣虧自己嗎?但是生平虧慣了別人,虧虧自己也是公平的)。
黃色的毛巾很特別,雖然吸附了很多髒汙,但是用力搓揉之後(而且沒有使用任何清潔劑喔),它又恢復了乾淨,可以再用來拖地板、再把骯髒「抓出來」,對於不很常做家事的我(真是對不起Jessy,以後我會更多做家事的,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好做了)來說,還滿有成就感的。
但是即使拖地板也是要費力的、也是會累的,以前也不是沒做過類似的事,不知道是這一次特別賣力,還是身體真的太「虛」,在冬天裡竟然做到流了汗。
不由得想到大樓的清潔人員,他們可是要從地面的第一層,一直拖到頂樓的第三十層,雖然好像一共有五六個人,但是社區總共有三棟大樓,相信每個人拖地板的面積應該是我的好幾十倍……而且是日復一日不斷的做,簡直就像薛西弗斯在滾石頭一樣(欸,有沒有舉錯例子?原諒我是中文系的,不然說「精衛填海」我是比較有把握,但是接受度如何就不知道了)——這樣講是不是有點假惺惺,好像是對勞動群眾很有同理心的樣子?
其實沒有耶,我真的只是慶幸自己沒有那麼辛苦,所以每次遇見他們都會親切的打招呼,他們也回應得很自然,或許並不那麼覺得自己的工作是沉重的負擔,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了。
本來人就是在自作多情,我們哪曉得別人真的是怎麼想的?就像媒體報導罹患癌症的人,總說他們是「抗癌勇士」,那到底是得了癌症沒有死的算是勇士,還是得了癌症死掉的算是勇士?
其實不管你抗不抗它,那些腫瘤就是在你身體裡高高興興的長大、流竄、攻城掠地……基本上就是一群土匪,你可以拿大炮轟他(例如化療、放療),就像屋裡有一隻老鼠一樣,轟炸之後或許老鼠會死,但是房子也只剩下殘垣斷瓦;更慘的是房子垮了,老鼠卻又從別的地方跑出來,讓人徒呼負負(這句太難嗎?自己Google!)。
當然也有人建議跟腫瘤和平相處(又來了!),問題是這些土匪占據的是你的家園,他們要吃要喝,不找你要、找誰要?所以你還是供給者:如果你夠「有料」,他們吃的也不多,或許還能苟延殘喘、倖免於難;否則時間到了一翻兩瞪眼,也由不得你當不當勇士。
可不可以這樣說:其實沒有人想當勇士,尤其勇士跟烈士根本是一線之隔, 非死即傷——就不許我與世無爭、安養天年嗎?其實問這種問題有夠阿Q的,病痛找上你,也就是命運找上你,那是逃也逃不掉的,你奮力反抗也好,聽天由命也好,總之人生的劇本早就寫好了,只是你無法偷看(咦?這一句好耳熟,是不是什麼大人物說過的?借用一下,請多多包涵)。
不要說一年之前,就算一個多月之前,我也沒料想到自己的處境會變成這樣,到現在也還沒有想出適切應對的方式,也還是只能過一天算一天、過一小時算一小時,等我找出了「自處之道」,再來跟大家分享——呸、呸,誰要跟你分享病痛的經驗?
當然啦!最好是用不到,但是萬一有用到,也算是我對這個無情世界(不能這樣講,其實這個世界對我是不錯的,我必須老實承認),更正,對這個有情世界出的一點點力量吧!
(明日待續)



資料來源:《ETtoday》